重庆时时-登录

警苑人文

儿行千里

发布时间:2019-11-12 新闻来源:重庆时时 点击率:

宣州分局五星派出所吴剑鸣

把闹钟调到早上5点半,明天早起开车赶回重庆时时上班。时间尚早,我在床上辗转反侧,无法入眠。

几年前,也是这样的夜晚,当时为了不耽误回重庆时时上班,我一般都是乘坐凌晨357分的火车,到重庆时时约7点,基本预留了充足的时间,哪怕晚点个把小时也不耽误事。

那时候调闹钟在3点,预留20分钟洗漱整理,再留20分钟赶往车站。盘算着是极好的,偏偏黄山这个小城市,家位置也不太好,凌晨的出租车根本打不到。遇到这种情况很麻烦,生怕赶不上火车,却别无他法,只能无奈的拎着大包小包连走带跑的往车站赶,边跑还不住的回头,祈盼着身后能有车灯、发动机的轰鸣,甚至在想,只要这时来一辆车子,即使不是出租车,我也得厚着脸皮将他拦下,据情以告,希望对方能本着乐于助人的精神捎带自己一程。

正胡思乱想着,口袋里的电话响了,这后半夜给我打电话的,我猜一定是我爸。果然是他,他当时在医院做护理,晚上都是在医院过夜的,他不放心我,在3点多的时候给我打电话确认一下是否已经出发,我无奈的提了一下目前尴尬的处境,他那边只一句,我来送你。甚至不待及我说话,便飞快的挂了电话,大概10分钟不到,就看到他的身影骑着摩托车追赶上了我的脚步,我幻想了无数次身后的来车,结果盼来的唯一的只有他的摩托车。

见面之后二话没说,他拉起我的行李放在后架上,其实也没什么行李,我跨上了摩托车后座,凌晨的气温很冷,我在他的身后,他略显佝偻的肩膀帮我挡掉了大部分的寒风。我突然很难受,本想着上班后的自己已经独立,却没想自己还在麻烦父亲,他那时身体本就不好,偏还让年老体弱的他给我庇护,我眼眶瞬时就红了,但怎么也不敢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,只把自己紧紧的抱住他。

一路风声很大,我们也没有对话,上他车之后时间就已足够了,生怕赶不上火车的恐慌感也逐渐缓解下来。到了火车站,他倒是依然觉得时间紧张,催了我一句:赶快进去。便不再多话。我下了车就往车站内跑去,过安检的时候,我扭头望了一眼他,他立在摩托车旁,上身套着一件我穿过的旧外套,两只手不断摩挲着,眼望着我过安检口,终于还是我先扭回头来,一路检票上车,直至坐定,脑子里却总是想着他跨上摩托车,面无表情,身子略微被风吹的有些发抖,一路赶回医院的画面。念及于此,眼中的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。想给他打个电话,却又知道他在骑车,生怕影响到他,终究还是没打这个电话,眼眶却湿了这一路。

之后的一个周末,我又要赶凌晨的火车,这一次我将闹钟提前定到2点半,想着给自己留上充足的时间,即便走到车站也是来得及的。而当我理好物品,正准备出门时,他却已经从医院赶回了家门口,无论我如何劝告他,大可不必为我如此,以及时间尚早耽误不了行程云云,他只是不耐烦的瞪了我一眼:别啰嗦。便径直走向摩托车,突突突的发动起来...

在这之后,我便不敢告诉他实情了,然而我的行程还是瞒不过他的,只有骗他说已提前联系好了相熟的司机,使他放下心来,无论如何,我也不想看到他寒风中的背影了。

随后的几年,用车软件普及开来,凌晨叫车的问题终于得到解决,可是每到赶火车的周一,他的电话始终随我的闹钟一前一后赶到,直至我自己开车回宣上班,电话从出发前的不放心变成了到达后的问平安,终于不再使他半夜醒来为我打电话了。

唉,可我始终被他牵挂着!